在俱乐部不被允许发工资的年代,这个石匠靠踢

发布时间:2018-10-11 浏览次数:


编者按:2014年,大卫-贝克汉姆曾经到亚马逊丛林深处,探访与世隔绝的亚诺玛米(Yanomami)部落。在那里,贝克汉姆不得不向当地人解释他以踢球谋生,踢足球是一份职业。但你知道在世界足坛历史上,第一位踢球谋生的球员是谁吗?他叫弗格斯-苏特(Fergus Suter),外媒Football Paradise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他的故事。全文如下:
许多球迷梦想成为一名职业球员,至少动过这种念头——某些人拒绝放弃梦想,哪怕事实证明他们不可能实现。有时候,当我们在日常工作结束后观看周末的足球比赛集锦,难免会对那些拿着高薪踢球的球员心生羡慕,觉得他们真酷。
中超联赛
我们倒不指望踢球致富,只要收入足够养家糊口就可以啦。对球迷们来说,踢职业足球所带来的巨大成就感更重要,尽管这就像让人如痴如幻却不切实际的白日梦。
1888年,当威廉-麦格雷戈(William McGregor)成立英格兰足球联赛时,参与联赛角逐的所有俱乐部里都有一批拿工资的球员。在那个时候,足球运动已经从富有绅士和大学学生们喜欢的一种爱好,转变成了一份属于球员们的正经职业。俱乐部在球场里修建看台,并且向前往现场观看比赛的观众收取门票费。
起初,俱乐部会花钱鼓励当地人不去工作,而是从事足球训练;没过多久,他们开始争夺那些最具才华的球员。1893年,威廉-格罗夫斯(Willie Groves)从西布朗转会阿斯顿维拉,阿斯顿维拉支付了100英镑的转会费。
但究竟谁才是第一位拿工资踢球的球员?据我们所知,他的名字是弗格斯-苏特。
弗格斯-苏特(1857-1916年)是石匠大卫-苏特和妻子凯瑟琳(Catherine)的儿子,在1857年11月21日出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Shamrock街159号。1871年,苏特一家搬到了位于Partick区的梅克兰街,他还有个5岁的妹妹汉娜-莱檬(Hannah Lemon)。七年后,二十岁出头的苏特子承父业成了石匠。但有一天他说,达温(Darwen,英格兰地名)的石头太难敲了,所以决定放弃石匠这份职业。表面上看,这似乎是一个普通的职业选择,但巧的是苏特当时刚到英格兰为达温俱乐部踢球,所以许多人认为他的决定有蹊跷之处。
中超联赛
从1876年到那次转会前,苏特曾经代表Partick的球队踢比赛,不过在1878年9月份,他被前往英格兰踢球的机会吸引了。在那个年代,足球俱乐部被禁止为任何一名球员支付经济报酬,作为一个苏格兰石匠的儿子,苏特为啥就放弃了在家乡的工作呢?
人们很快发现,在效力达温俱乐部期间,苏特能够得到一定的补偿金。苏特本人曾经跟一名职业板球运动员聊天,知道对方靠自己的手艺赚钱,所以他觉得踢足球跟打板球没什么区别,都是一份工作。
(“在那个年代,你和詹姆斯-勒夫(James Love)拿钱踢球,你们的计划是什么?”有人问苏特。苏特回答说:“我们没有固定的工资,但在需要的时候,我们会找会计。我们有可能连续三周没有任何收入,然后索取10英镑。在这方面,我们从未遇到任何困难。”——《兰卡夏郡日报》,1902年12月13日)
在当时,由于格拉斯哥城市银行倒闭,Peter McKissock的所有员工被解雇,苏特已经失去了在Partick的工作,所以他迫切需要去达温。当听说另一名Partick球员詹姆斯-勒夫也要加入达温俱乐部时,苏特给达温主席汤姆-辛德尔(Tom Hindle)写了一封信恳求加入,并称会利用自己的石匠身份作为伪装,去往达温市和他们的俱乐部。
苏特在达温俱乐部表现出色。1879年,苏特与前Partick队友勒夫一道,帮助达温成了历史上第一支闯入足总杯八强的北方球队,不过在八强淘汰赛中被当年的足总杯冠军老伊顿人(Old Etonians)击败。
根据记者卡顿(J.H.Catton)的记载:“俱乐部成员们每周都会贡献一点钱,满足苏特的基本生活需求。”
中超联赛
但为达温效力仅两个赛季后,苏特又做出了另一个让人意外的决定:苏特背叛了刚刚将他提拔为队长的达温俱乐部,转投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布莱克本。人们再次怀疑苏特的转会与待遇有关。事实也的确如此:为了拉拢苏特,布莱克本向他支付了100英镑。
尽管如此,达温并没有公开投诉,因为他们引诱苏特到英格兰踢球的方式也不干净。不过两家俱乐部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紧张了,一方球迷认为他是恶魔,另一方球迷却将他视为救世主。
1880年11月份,达温和布莱克本的赛季首次交锋遭遇了球迷暴力入场事件,比赛也因此被迫被取消。
在那场比赛开始前,达温官方嘲讽布莱克本雇佣苏格兰球员,声称本队只会派“达温土生土长”的球员登场。而到了下半场,苏特与另一名达温球员爆发了冲突……达温和布莱克本的下一场比赛也被取消了,除了足总杯之外,这两家俱乐部不被允许在任何赛事中交锋。
两年后,苏特效力的布莱克本整个赛季保持不败,却在1882年足总杯决赛中输给了老伊顿人——老伊顿人也成了最后一家赢得足总杯冠军的业余俱乐部。
中超联赛
1883年,英国足球朝着职业化的方向快速发展,英足总似乎很难跟得上脚步。布莱克本奥林匹克(Blackburn Olympic,1878-1889年)俱乐部存在时间不长,不过他们赢得了那个赛季的足总杯冠军;但另一方面,阿克宁顿俱乐部(Accrington F.C.)却因为试图花钱雇佣管理人员被足总驱逐。
一年后,普雷斯顿(Preston North End)俱乐部承认向球员付钱,也因此遭到驱逐。
但布莱克本的做法仍然没有被发现。在签约另一名苏格兰国脚约翰-英格利什(John Inglis)后,布莱克本在1884~1886年实现了足总杯三连冠。
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苏特在1888年离开球场——那恰恰是英格兰足球联赛正式成立的年份,距离英足总实现俱乐部雇佣职业球员合法化已经过去了几年。如今,许多人认为苏特在布莱克本的崛起历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。
遗憾的是虽然苏特的职业生涯颇富传奇色彩,但由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距离今天太遥远,没有电视摄像或文字记录,我们也很难找到俱乐部向苏特付款的“物证”,永远无法完全了解他。但无论如何,当苏特于1916年逝世时,他在足坛历史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笔——作为一名出色的球员,苏特知道自己的价值。